http://www.sme361.com

侯思画:43岁再创业,只为打造最温暖的养老院

《道德经》讲“天下之至柔,驰骋天下之至坚”,这便是水的力量。它弯弯曲曲,看似涓涓流淌,却终能汇聚成澎湃的江河,即便是层峦叠嶂,也无法阻挡。

水是一种象征,我们把中国的女企业家分为两类,她们一类像冰,比如董明珠那样的,外表坚毅、内心果敢;另一类则像水,就像侯思画这样的,外表温柔娴静,但内心却有着一股静静流淌的力量。

20年来,她通过做教育培训完成资本积累,在得在到了财富和社会地位之后,如今侯思画内心想真正做一件事——让每一位中国老人老有所依、颐养天年。

20年后,她选择孤注一掷,重新出发,进入养老产业并致力于打造出“中国最温暖的养老院”,成为国内新养老产业的标杆和独角兽。

无论是教育还是养老,侯思画最终想要知道的是,在潜规则盛行的喧嚣世界里,如何恪守内心的良知,在底线之上摸索出“站着挣钱”的办法,进而形成一种“善有善报、宁静崛起”的商业文明?

就像电影《无问西东》所言,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。答案,也许就是事在人为。

高堂养老创始人侯思画

43岁再出发

人的一生,总要找到一种因果关系。忠贞的人会得到忠贞,勇敢的人会收获勇敢。你被什么驱动,什么就是你的命。

教育培训从商20年,让侯思画获得了足够的精神和物质财富。此时,一般人要么选择功成身退,享受生活;要么选择扩大规模,为赚更多钱再奋力一搏。

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侯思画在43岁时却选择了再创业,以新的身份进入一个新的赛道,而驱动她的力量和选择做教育培训的意义一样,“你改变了别人,别人也在改变你”。

侯思画最终选择了养老这条新赛道,缘于一次养老院之行。

有一次,侯思画去南京一家养老院看望老人。白天的走廊黑乎乎一片,一个老人摔倒在她面前,又强忍着拉着扶手站了起来,而前面领路的工作人员却熟视无睹。推开走廊尽头的大门,在狭小的空间里面,横七竖八的挤着几十个老人,目光呆滞,十分凄惨。

看见这样的场景,侯思画眼泪夺眶而出。她出生在孔孟之乡,从小家人就讲“黄香温席”和“卧冰求鲤”这样的故事,告诫她百善孝为先,一定要善对老人。看到这样的场景,侯思画暗暗发誓,一定要建一座真正属于老人的养老院。

但是 ,做养老院很辛苦而且几乎不赚钱,侯思画做养老院的想法遭到了所有人的质疑,甚至家人的反对。原因之一,是家人不想让她太辛苦,“创业属于年轻人的事情,你又何必亲自去折腾”。

自信有时候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玄到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很难,你却依然勇往无前。正在这时,侯思画遇到了两位事业上的知己——苏力和王皞,他们都是80后,却偏偏对养老产业兴趣浓厚,不但有丰富的行业经验,更有全身心做事情的态度和能力。两位年轻人的鼓励,让侯思画更加坚定了做养老院的决心。

极致创业家

不辞山万重,花开幽谷中。2018年4月,侯思画、苏力、王皞在南京成立高堂养老,她先后跑到日本、美国、法国等国家学习经验和方法,走访各地养老机构了解商业模式和运营情况,直接和养老院的老人交流,记录工作人员的每一个服务细节。

为了打造心中的养老院,苏力和员工连续在养老院住了半个多月,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自己“哪里还有不舒适的地方”。一根有隐患的纱线,一床摩擦声音略大的被子,只要体验不好就立马换掉,他因此被供应商称呼为高堂的“首席试睡官”。

王皞曾经筹备过多家养老机构,知道什么样的建筑格局更适合老人,对于细节的追求更是执着。

业内一贯的流程是,设计师做好图纸,工程师照图施工,整个施工过程设计师通常只到工地看两三次,有些甚至交付图纸后便不闻不问。王皞亲力亲为,整天守在工地现场,地势怎么塑造,空间怎么布局,座椅怎样取角度,他都了然于胸。

作为公司的发动机,侯思画同样聚焦在公司的基本面,保持着“每天工作12个小时,几乎无假期”的工作状态,恪守着“每一个项目都亲自经手”的工作铁律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